Aの保险箱

曾经是谦宜写手目前安安静静

今天还是和昨天一样
一粒没有咽下的药片